智库四方面推演:香港未来会点样?-史前动物

智库四方面推演:香港未来会点样? • 

智库四方面推演:香港未来会点样?

文/梁海明 中国全国人大近日突如其来审议将中国国家安全法在港实施,一石激起千尺浪,引发全球关注,并冲击香港金融市场。当前,香港市民和外国投资者最迫切关注的问题是,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实施,令国际政治风波变数增加,会否冲击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。对此,下文将从股市、楼市、汇市、中美关系走向四个方面来研判。 首先,大家知道港区国安法针对的是分裂国家、颠复国家政权、恐怖主义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四类行为,并将以基本法附件三形式在香港落实,毋须香港本地立法。而全国人大在此时审议港区国安法,这一时机选择至少有三重深意。 一者,从香港内部来看,自去年6月开始爆发反修例风暴,暴力示威乃至港独情绪滋生,令香港订立国安法势在必行。由于香港的社会民意已两极化,且各类立场难以调和的「问题」人群湧现,显然建制派难以在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中获得2/3议席,换言之,「23条」在香港本地立法机会渺茫,中国政府不得不出手化解国家安全风险。二者,外围环境来看,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,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忙于抗疫和重建经济,无暇且无力过度插手干预中国内政问题,为港区国安法的立法腾出一个压力较少的「窗口」。三者,中美贸易战未平息,中美金融战又硝烟弥漫,战火随时烧到作为中国对外金融窗口的香港。中国政府加快为香港订立国安法,既有保障香港政局稳定,保持香港金融系统运作的迫切性,同时也有保护中国的国家金融安全的必要性。然而,中国政府眼中好时机,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看来可能也是好时机。特朗普此刻正由于疫情处理手法在国内备受责难,不利今年11月总统连任选情,中国此举无疑是间接送上一个助他转移国内民众视线的上佳理由。特朗普料将以港区国安法为由,炒作中国议题,大打香港牌,牵制中国,甚至借此呼吁在港西方企业搬资回朝,加大「去中国化」力度,展示自己敢于向中国说不,以增加连任的胜算。因此,作为中美之间的「磨心」,被动身陷国际政治风波的香港,未来一段时期料如怒海孤舟,动荡难安。不过,笔者同时也认为,香港过去数十年曾历经风雨,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相当坚韧,也绝对不会一击即垮。在股市方面,历史上著名的港股危机包括1987年股灾致使联交所停市4天、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、2000年科网泡沫爆破、2007年次按风暴引发的2008年金融海啸、2015年的「811汇改」令港股大挫等。其中,香港回归中国之前的两次大股灾最为惊心动魄:由1970年代石油危机触发的港股股灾,令恒生指数从1973年的1774点高位,逐级累泻至1974年于150点始见底,跌幅一度超过90%。恒生指数跌幅超过50%的另一次股灾,则发生在1981年至1984年期间。当时中英就香港主权问题进行角力触发香港信心危机,一度引发资金外流。恒生指数由1981年7月最高的1810点跌至1982年12月的676点,累跌接近63%,也极为震撼,直至1984年12月中英达成共识正式签署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恒指才开始反弹,并很快升破1200点关口。中英谈判风波至今,香港又一次陷入国际政治风波,那么恒生指数会否重蹈复辙,大挫超过50%?笔者相信,风波在短期或触发港股下调,中期的股市气氛也受浓雾笼罩,未来数月恒生指数走势难免有波幅、无升幅。然而,出现恐慌性股灾的可能性并不大。 这是因为,一方面如今驻港中资企业总数已逾4000家,总资产超过3万亿美元,尤其是在港中资金融机构,在香港金融版图中已「三分天下有其一」,绝对有实力支撑港股。另一方面,中国内地每天南下港股通的资金可高达420亿元人民币,以港股日交易量来说,南下资金也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。而且一旦股市持续下跌,各蓝筹股企业的股东们,当然有极大诱因回购股票以稳股价。另一方面,港股市场有大量成熟的国际和香港本地的机构投资者,并不会因为市场大跌就撤资,而往往会精明地抄底。由于香港作为唯一能够投资中国机遇的国际市场,机构投资者目前当然无法全然放弃。而对于散户投资者而言,恐慌也绝对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。美国银行曾分析从1930年至今的数据发现:如果投资者错过了标普500指数每10年里表现最好的10个交易日,总报酬率91%。如果投资者选择留在股市持续投资,总报酬率则接近为15000%。分析完股市,我再预测一下香港楼市的表现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否稳固的标准之一,过去的各类政治事件,对于香港楼市影响程度不一。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前,早在上世纪的「六七暴动」期间,香港楼价曾累积下跌42%。八十年代初的中英谈判,楼价跌幅约为32%。与之相反的是,受八十年代末期的政治风波冲击,香港楼价曾短暂下跌约4%左右,但随后,楼价在同年第四季疯狂反弹,全年更出现17%的升幅。香港回归中国之后,2003年「23条」立法期间香港楼价曾跌11%,2019年反修例引发的社会事件导致楼价累积跌约6%。反而在2014年9月至12月的「佔领中环」运动期间,楼价非但未跌还出现5.9%的升幅。为什么楼市越来越跌不下去呢?答案并不复杂,由于近十年来香港一直处于土地供应紧缺的状态,刚需购买力十分强劲,楼价易升难跌,每每在负面因素消除后,楼价都迅速展开报复性升浪。在当前高度不确定性的氛围下,港区国安法对香港楼价很可能会有一定的短暂影响。最明显的反应会出现在工商物业上,去年6月以来的社会运动和新冠疫情的冲击,再面临如今的政治事件,令工商业出现经营困难,部分行业如餐饮等已经出现了倒闭潮,相应令工商物业价格跌势加速。在住宅一手市场方面,短期内发展商推盘将持观望态度,新盘定价料会偏向保守。二手市场方面短期内也可能成交量将出现下跌,部分资金不足或出现工作变故的业主可能会减价套现,现金充足的业主也可能选择转卖为租。然而中长期而言,香港楼市供不应求的局面未变,楼价其实没有多少下跌空间。即便出现较大的变故令香港楼价突然重挫,香港特区政府手中也有极为充足的「弹药」,包括为楼市「撤辣」,放开本地居民购买第二套或更多住宅,甚至可考虑放宽外地投资者(包括内地居民)在香港购房的限制等。在汇市方面,中国全国人大审议港区国安法的消息出炉之前,12个月港元远期合约低于7.78,但最新(5月25日)则报7.8336。12个月港元远期合约报价上升,预示港元进一步走弱,或有资金外流的迹象,若港元持续走弱,国际金融大鳄或会前往香港兴风作浪。然而,港府用于支撑港元汇率的外汇基金总资产现已高达42591亿港元(5460亿美元),且历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,香港金融监管部门对银行采取严格的压力测试,即便2008年的环球金融海啸、2019年的中美贸易战冲击,都未让港元汇率出现危机。香港早已证明其有能力承受得住资金大量流出流入,金融市场价格大幅波动的考验。纵使出现更巨量的资金流走,背后还有中国逾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作后盾,应可保港元外汇市场的无虞,不致动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。不过笔者在此要强调,以上推断是基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未有对香港大动干戈情况下的结论。然而美国去年底已通过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」,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政府若未回应港区国安法,将被视为对华软弱,因此美国政府有巨大的诱因对香港采取制裁措施。当前特朗普口袋中的严厉制裁方案至少有三个。 一是美国根据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」,制裁香港特区政府部分官员、企业,禁止高科技产品输入香港,以及取消香港特殊地位,不再视香港为一个独立关税区。二是美国政府限制某些企业赴港或在香港设总部,并加紧调查各类赴港资金,香港资金进出将受到美国政府的管制,以及要求在港的美资企业撤离香港。最为极端的制裁,则是将香港的金融机构、企业或个人排除在国际结算体系之外,香港不能再使用美元,截断国际交易,让香港陷入系统性危机。美国政府以上的制裁措施有多大可能推行,以及会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带来什么冲击呢? 其一、如果美国制裁香港特区政府部分官员、企业,禁止高科技产品输入香港,会对香港部分官员、行业带来损伤,但不会影响香港整体。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,当然对香港的经贸市场带来实质冲击。然而,从数据上看,香港输美产品总额每年仅约5亿美元,对外贸易并不主要倚赖美国。反观美国,其对香港贸易顺差在过去10年间累计达2970亿美元,仅是2018年已超300亿美元。而且,香港不仅是美国赚取最高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系,还是美国第三大红酒出口市场、第四大牛肉及牛肉产品出口市场,以及第七大农业产品出口市场。因此,美国政府若采取该措施,最受重创的反而是自己的出口产品。其二,如果美国限制某些企业赴港或在香港设总部,管制香港资金进出、要求在港美资企业撤离,必然将令国际市场对香港失去信心,港元大幅贬值,导致更多的外资撤离香港,进而引发楼价大跌,大量企业破产、大量民众失业,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可能不保。但值得留意的是,该措施同样对美国的伤害很大。在香港营运的美国公司约为1400家,其中有283个地区总部和443个地区办公室,数目为全球各国或地区中最多,此外还8.5万名美国民众在香港居住,是香港其中一个最大的外国社群。美国金融机构在香港的总资产值和客户存款分别约为1480亿美元和790亿美元,投资香港金额庞大。加上中国金融业正在加速对外开放,这是美国乃至全球金融机构都无法放过的机遇。当前全球有超过800只基金掌管近2万亿美元资产,当中约25%投资在中资股票上(多数为在香港上市的中资股票),其中,美国退休基金持有总值2500亿美元中资股。从一系列数据可看出,美国政府若制裁香港,不但令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西方企业放弃香港市场未来的丰厚回报,甚至过去在香港的投资亦化为乌有,严重损害其商业利益。而且,这些金融机构未来也将错失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,其后果将严重损害既得利益者。美国企业、华尔街金融机构并非美国的「央企」、「国企」,这些商界、金融大鳄们是否愿意听从、执行美国政府的政治决定,为了特朗普个人的总统选举,而损害自身的天量商业利益呢?其三,最极端的选项,是美国政府直接将香港排除在美元体系之外。如此大动干戈的可能性更低,但也不妨预判一下,以飨读者。如果美国祭出此绝招,将令香港瞬间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。真到此地步,料中国政府也将采取最激烈的反击,包括但不限于限制向美国出口稀土以重击美国的高科技行业,推动人民币贬值,延长抵制美国农产品,在南海、台湾海峡、朝鲜问题上制造麻烦,乃至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,加快发展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(CIPS),让香港直接成为人民币的国际金融中心,并针锋相对地在国际市场上推动「去美元化」,冲击美元作为国际主要货币的地位等手段,就犹如中美爆发除热武器之外的全面战争。由此可见,特朗普囊中三个选项中的任何一个选项,均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之举,很难不遭受美国商界、华尔街的大力反对。此前美国商界、华尔街支持特朗普向中国发动贸易战,是因为美国企业希望特朗普可为美国企业,争取更多在华营商的优惠和特别待遇,目的其实是进一步打开进军中国市场的大门。如果特朗普对香港采取的三项制裁措施,尤其是发动金融制裁措施,将令美国商界、华尔街从此止步中国市场,被迫放弃14亿人口的巨大机遇,当中的影响和损失难以估计。假如特朗普不顾美国商界、华尔街利益,强行制裁香港,将逼使这些幕后金主们,发动政界代理人力量、舆论力量以及游说集团合力阻挠特朗普连任,这对选举民调已全面落后的特朗普来说,将会令其选情雪上加霜,得不偿失。退一步来说,特朗普若执意要制裁香港,近期很大可能只会祭出制裁香港特区政府部分官员、企业,禁止高科技产品输入香港等对其选情影响较小的选项。其它的选项须等他成功连任后再动手,惟那时木已成舟,相信港区国安法早在香港实施多时了。因此我预测,在中美关系阴晴不定的情况下,中国推出港区国安法,会令美国总统特朗普反应强烈,大打香港牌,多方向中国施压。但与此同时,其策略也更倾向于雷声大雨点小,试图恐吓香港和中国内地,逼使中国内地、香港向其更多让利,以提升他的总统连任的胜选几率。「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」如果「剧情」发展如我所料,香港有机会迎来一个最好的时代:港区国安法的实施有助消除香港的政治疑虑,不但可令社会恢复秩序及稳定,同时,国安法的细则能够划出清晰的界限,让港人和外界看到香港的法治基础并未被削弱,一国两制的承诺也没有变质,这将令外国投资者在香港营商更具信心,也将吸引更多外国投资者前往香港投资。在港股市场上,当前越来越多在美中概股前往香港上市,令新经济成分股佔比上升,大大增加港股的深度,也让投资者拥有更多元的选择,无疑将巩固和发展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。更重要的是,香港政治环境、社会秩序若能在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恢复平稳,将有利于香港特区政府逐步解决多年未解的经济发展、土地问题、房屋问题、青年就业问题等,以及把握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、「一带一路」倡议的机遇,获取中国发展的红利,只要港人团结一致、齐心协力,香港绝对可以「再出发」。但是,若「剧情」非我所料,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,以鱼死网破之心极力制裁香港,并联同西方多国与中国对抗,香港则很可能陷入一个最坏的时代。长期以来,香港最核心的竞争优势其实是以律师、会计师、投行、专业咨询和学界精英等众多专业人士所组成的「群聚」效应,香港未来东山再起的机会,或许要看大部分专业人士能否坚守,并且共同重建香港。从一个小渔港发展为国际金融中心,香港绝非第一次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,几乎当每一个最坏的时代过去,香港都重振旗鼓,走进最好的时代。顽强而智慧的香港人,今天或许应当做好最坏的准备,也同时期待一个最好的时代。 作者系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

智库四方面推演:香港未来会点样?

责任编辑:glory

智库四方面推演:香港未来会点样?
分享
更多相关文章
蒋经国的儿子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诸葛亮之墓|清朝第一位皇帝|西晋第一个皇帝|乾隆皇帝的儿子|封门村灵异事件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彩神8-永久网址0748.cc|澳门百家乐-复制打开0748.cc|广东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极速快三-复制打开0748.cc|一分彩-永久网址0748.cc|分分快三-复制打开0748.cc|一分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快三彩票-复制打开0748.cc|重庆快三-复制打开0748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