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军组建“复仇者联盟”,能撑起小米新10年吗?-世界最胖的人

雷军组建“复仇者联盟”,能撑起小米新10年吗? 时间:2020年05月25日 14:18:24

雷军组建“复仇者联盟”,能撑起小米新10年吗?

文丨周晓奇编辑丨张宇婷时隔三年,前暴风TV CEO刘耀平又开始更新了微博。

借行业口碑拓展AIoT边界小米并不仅仅只想做一家手机公司,还想成为一家AIoT平台。

据小米2019年报和2020年Q1财报显示,2019年小米与红米全年销量达1.246亿部,同时第三方机构Canalys表示,Redmi Note 7是2019年全球销量最好的中国品牌手机,Redmi Note 8系列则是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热销第二的智能手机。

刘耀平的前方路,必然充满挑战。

相机是各大手机品牌的重要卖点,小米的相机部门也有近千人,属于小米的大部门之一。雷军对苗雷的安排,可以预见苗雷将在小米和手机领域获得更大空间。

仅仅一年时间,2019年底,小米发布新的高管任命通知,其中刚加入不到一年的卢伟冰出任中国区总裁,并继续兼任Redmi品牌总经理,向CEO雷军汇报。

2017年,雨果·巴拉表示因健康原因离开小米,回到硅谷。

小米创始团队隐退,开启经理人时代。

为此,去年Redmi不仅推出了多款手机,还发布了红米首款笔记本电脑RedmiBook 14;超大尺寸的红米电视;Redmi小爱音箱Play以及红米路由器AC2100等数款产品。

据悉,小米在三年前就成立了影像核心器件部门,三年来一直被华为压着一头,此次首度超越华为,也难免雷军难掩激动。

当时小米销服部是全公司人数最多的部门,达到6048人,占总人数41.7%,而销服部总经理原先由小米元老级人物林斌担任,也是在其带领布局小米销售渠道后,将小米逐步拉回正轨。

据小米发布的2019年财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从2019年Q1开始,小米loT的收入同比增长一直在放缓。开年之后,因为疫情缘故,小米loT与生活消费的收入受到了严重冲击,收入为130亿元,是最近四个季度以来的最低值,环比下降了33.3%。

尽管汪凌鸣有供应链、营销、零售等领域的管理经验,但雷军还是放弃了他,同时雷军招募来的外部高管,也并不是都能留在小米。

经理人时代与小米下一个十年常程从没停下过他的“碰瓷”营销套路,原先在联想集团担任副总裁时期,常程就一直在“碰瓷”友商,小米更是他经常“碰瓷”的对象。

2019年初,雷军在年会上发表演讲,小米正式启动“手机+AIoT”双引擎,表示将会All in AIoT,5年内持续投入超过100亿元。

2001年,刘耀平在创维集团任职市场总监,期间一路做到营销总部总经理的位置,在这段时间内,创维和阿里巴巴联手,推出了互联网电视品牌“酷开”,这被认为定义了中国第一台互联网电视。

刘耀平的加入,显然是雷军想把小米电视这把火烧得更旺,而电视是小米AIoT的重要布局。

面对强敌,卢伟冰的压力可想而知,不过为了保证其有足够空间发挥,雷军也给予其相当宽泛的权限。

小米创始团队已然全部淡出业务一线,而外部经理人则陆续上场成为顶梁柱。从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,到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、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、努比亚联合创始人苗雷,再到现今的暴风TV CEO刘耀平,小米俨然组建了手机圈的“复仇者联盟”。

刘耀平离开创维后,被暴风集团创始人兼CEO冯鑫招入麾下,担任暴风TV CEO,在其带领下,暴风TV一度发展迅猛,2016年,暴风TV销量销售80.9万台,营收达到9.3亿元,占到上市公司整体营收的56.4%。

然而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2019年5月23日晚间,小米集团向国际业务部全员下发内部邮件,火速辞退汪凌鸣,理由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。

今后,小米必然需要注重海外市场的竞争,雷军失去了雨果·巴拉,之后更加需要找到能带领小米走向国际化的牛人。

此后,常程更是直接表示,小米要与友商全面对标,Redmi品牌对标荣耀,小米的Pro系列对标华为Mate系列,数字系列对标华为的P系列,MIX系列对标iPhone。

十年前,雷军与林斌、黎万强等人喝下小米粥,成立小米公司。十年后,刘耀平饮下一碗小米粥,正式官宣加入小米,担任小米电视部总经理,直接向雷军汇报。

更早之前,小米在2013年10月,曾挖来谷歌负责安卓产品管理的副总裁雨果·巴拉(Hugo Barra)担任小米副总裁,负责小米国际化业务拓展,以及与谷歌Android的战略合作。

在低迷经济环境下,雷军“抄底”吸纳更多人才,历经十年征途的小米,也想要做更多的事。

至此,小米创始团队八位成员,除雷军外,周光平、黄江吉、黎万强三人已经正式离开小米;打造出小米生态链的刘德在2018年改任为组织部部长;同年洪峰担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,负责金融业务;今年初,最后一位在业务线的高管王川,也转任为首席战略官。

雷军曾表示,2020年是小米推动“手机+AIoT”战略的关键年,可以想像在这个时刻,卢伟冰和刘耀平在小米的重要性。

尽管常程及时删除了此条微博,但还是为小米带来了严重的不利影响,为此小米公司和常程双双道歉,常程还向公益基金会捐款10万元,以此为戒。

今年5月中旬,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小米八位创始人之一的林斌卸任小米法人代表、经理等职务,同时退出公司经理、董事。小米法人代表由小米联合创始人洪锋接任,经理、董事分别由刘德和洪锋接任。

然而,就在Redmi独立后不久,vivo主打性价比的子品牌iQOO发布,OPPO召回海外市场的子品牌Realme,随后就推出了专注性价比的Realme X系列产品。

今年1月,常程前脚刚从联想离职,后脚就接受了雷军的橄榄枝,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负责手机产品规划。

刘耀平在互联网电视行业积累的多年经验与能力,或许是雷军拉其入伙的重要原因,他需要有经验的高管,带领小米在AIoT领域杀出一条血路。

雷军组建“复仇者联盟”,能撑起小米新10年吗?

然而,雷军并不满足于此,他希望联盟更加壮大,为此在刘耀平官宣加入小米当天,他还发微博表示,“小米将坚持海纳百川的人才政策,持续引进更多牛人,欢迎大家加盟。”

当年,正值小米分离Redmi,将其作为独立品牌运作,与小米形成区分,分别冲击“极致性价比”和高端市场的“极致体验”。

小米科技园,图源卢伟冰微博据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了解,2012年努比亚创建品牌时就将手机摄影作为主要研究方向,在手机摄影领域拥有近3000项专利。雷军拉苗雷入伙,很明显想要直接提升小米相机部门的水准。

新人进,老人出。彼时的小米已经是世界500强公司,再也不是那个跻身在银谷大厦办公的小公司,而是拥有34万平方米科技园的小米集团。

其实,早在2013年,小米就推出了可接入IoT设备的小米路由器,再到2014年全面布局生态链业务,2017年推出小米AI智能助手小爱同学,小米已经逐步建立起生态。

今年2月,卢伟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2020年重新梳理和确定了小米在中国市场的战略,即手机+AIoT的双引擎战略,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个战略在中国市场做好落地和执行。

卢伟冰加入时,小米还公布了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因个人原因离职的消息。黎万强也不是第一位离开小米的创始成员,2018年周光平、黄江吉两位成员就已经离开。

小米电视要保持现有优势也不容易,当前不少手机、传统家电厂商都在加码布局智能电视市场,竞争对手不仅有华为荣耀等老对手,还有传统家电厂商如TCL、创维、海信等。

2019年,Redmi的整体表现甚至超过小米,同时由于Redmi极具性价比的特性,还有一些小米用户转而购买红米,这被网友调侃为“干翻小米”。

好在卢伟冰没有让雷军失望,他上任后的首款机型Redmi Note7,在7个月内销售超过2000万台;升级版Redmi Note8,三个月销量就突破了1000万台。

小米走过初创十年,下一个重新创业的十年,雷军需要更多带有经验、资源与团队的高管,助力小米登上下一个巅峰,小米正从合伙人时代,走向经理人时代。

去年小米发布2019年中期财报后,林斌即出售了4131.34万股小米集团股票,套现约3.4亿元人民币,这一举动无疑引起中小股民对小米股票价值的质疑。为了稳住股价,雷军直接签署了“总裁的禁售期承诺”,披露一年内林斌将不再出售小米股票。随后在2019年11月,林斌卸任了小米集团总裁,改任小米集团副董事长,淡出小米一线业务。

这并不是小米首次对职业经理人进行处罚。

新加入的职业经理人,过去是“抬杠”的友商,现在则是雷军的心腹。

如今,小米海外市场正越发重要。据小米2020年Q1财报显示,海外市场总收入为248亿元,同比增长47.8%,占比首次突破总收入的一半。

‘复仇者联盟’的战斗力等待刘耀平的,注定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恶战,而与其面临同样处境的,还有卢伟冰。

下一个小米十年,不知又会讲述怎样的故事?

去年,卢伟冰曾表示大家电面临着巨大的机会,市场格局多年来没有变化,电视行业也如此,“之前我们探索大家电,现在是要发力了。”

今年5月,招募前暴风TV CEO刘耀平,更加凸显小米想要加重布局AIoT的想法。尽管刘耀平此前所在的暴风TV崩盘,但并未影响到刘耀平的口碑。足以看出这位“互联网电视第一人”的行业地位。

发布会上,雷军当场宣布小米10在DxO中的总分为124分,在拍照、音质等方面超越此前排名第一的华为Mate 30 Pro 5G,“在相机技术上,小米第一次超越了友商”,雷军表示小米第一次实现了对友商的全面超越。

2019年小米电视全球出货量达到1280万台,国内出货量达到1046万台,成为国内首个年出货量破千万的电视品牌。这一成绩单引发了荣耀、一加等竞争对手的警惕。

至此,小米麾下又增添一名来自友商的高管。值得注意的是,雷军在收拢友商高管的同时,小米创始团队成员却在陆续淡出小米。

2019年初,卢伟冰刚加入小米时,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兼任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,负责红米Redmi的品牌打造,产品设计,生产和销售等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撬来友商高管巩固手机业务去年底,小米2020新品效大会海报显示,前努比亚手机联合创始人苗雷已经入职小米,担任小米相机部总监,负责小米手机新影像技术领域。

让汪凌鸣担任这一重要部门总经理,可见雷军对其的看重,而在次年1月,汪凌鸣也立下军令状,表示要小米在10个季度内重回中国第一,但刚过一年,他就前往小米国际部担任国际部副总裁,负责推动小米非洲业务的拓展。

苗雷或许没有让雷军失望,今年2月小米举办线上发布会,推出旗舰小米10系列,这是小米品牌冲击高端的第一款产品,不仅起售价冲到3999元的价格,而且在性能方面也超过了华为。

雷军组建‘复仇者联盟’,能撑起小米新10年吗?

另一方面,小米创始团队也逐步隐退。

2017年,小米挖来原天语手机副总裁汪凌鸣,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到年底小米网改名销售与服务部,汪凌鸣升任为副总裁兼销服部总经理。

与此同时,在卢伟冰的带领下,Redmi不仅保持着“极致性价比”,还带来了首款旗舰产品Redmi K20系列,并且销量在六个月内也达到450万台;首款5G手机Redmi K30 5G起售价更是直接定为1999元,将5G手机价格拉到了全新的维度。

随着小米创始团队成员逐个离开,外部经理人则步入升迁之路,用雷军的话说,小米开始步入下一个“重新创业”的十年。

“放下过去的包袱,重新创业。”3月27日,雷军在微博中表示。

“我今天的早餐,完全没有刻意安排,是小米粥加苹果”。5月7日,刘耀平用小米10手机发了微博,定位显示北京清河,小米科技园所在地。

然而,常程刚到新东家没多久,就给小米带来了营销危机。今年4月,在宣传小米10青春版时,为了突出其摄像、变焦等能力,使用了窥探隐私、作弊等内容,瞬间引起争议。

左起第二位为常程,图源雷军微博而在加入小米后,常程的微博营销也没有断过,每天都会发三五条微博,为自家产品宣传造势。

据第三方机构IDC数据显示,在雨果·巴拉任职期间,小米2016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在印度市场排名第四,仅次于三星、联想和Micromax,小米在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受到欢迎,但投资巨大的南美市场最终折戟,其他市场暂无建树。

在卢伟冰的带领下,红米进一步强化了极致性价比标签,他也由此在小米建立起稳固地位,而极致体验则由小米承担,为此小米也在广招各方面人才。

个人专栏


  • 监察议会 | 黄店执笠逾三月「连侬墙」竟无人清理?

    报道:本网接读者报料,一间在屯门经营台式饮料的「黄店」三个月前关门结业后,店舖旁的「连侬墙」至今仍未清理,令人不安及反感。屯门议会监察副发言人叶文斌今日(24日)表示,商场管理人员本应责无旁贷,但店铺结业至今未有清理,令人担忧管理人员有政治立场,加之当区议员又属于泛民主派,亦助长偏袒的风气。本网接读者报料,一间在屯门经营台式饮料的「黄店」三个月前关门结业后,但店舖旁的「连侬墙」久久未清理,有读者及居民反映「连侬墙」令人不安及反感(香港文汇网记者摄)叶文斌指,该店铺结业已超过3个月以上,但屯门爱定商场的管理公司——基汇资本一直没有跟进「连侬墙」,明显有一定政治立场,否则不可能对此不闻不问。此外,由于现场位置邻近民居,更连接房屋署管辖范围,不少居民曾向他反映为何房屋署未有跟进事件,误以为政府「黄官」偏袒。叶文斌指出,屋邨管理委员会定期邀请区内机构讨论社区问题,房屋署亦应该与商场方面反映「连侬墙」的情况,以尽快进行清理,以正视听。「商业机构常常自称自己中立,可是事件中完全看不到所谓政治中立,商场不可能连自己的租户结业都不知道,如果不是管理不善,就是存心包庇。」叶文斌表示,商场的管理人应尽快、严正跟进处理事件,否则一个政治有偏颇的商场不会得到市民的支持。「事实上,这些『黄店』的相继结业,见证所谓『黄色经济圈』的不济,如果商场管理人以为偏帮『黄色经济圈』能令商场有更多的客源,看来是不懂营商之道。」本网记者曾联络管理公司基汇资本,截稿前未获回应。(新闻中心供稿)


合作专栏

评测

回到顶部
越战女兵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越战女兵|历史故事|乾隆皇帝的儿子|越战女兵|安禄山与杨贵妃|阴阳眼|灭绝动物|世界地震|广东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快三彩票-永久网址0748.cc|澳门百家乐-永久网址0748.cc|一分快三-复制打开0748.cc|极速快三-复制打开0748.cc|快三助手-永久网址0748.cc|幸运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|彩神8-永久网址0748.cc|分分快三-永久网址0748.cc